故事

寺庙

寺庙

发布时间:2017-04-18 09:45:37阅读:

  从前有一座古寺,傍在大河北岸。那河的南岸,有个高台。问起此台的名字,却也奇怪,人人都称它做鼠台。

  我今天先把鼠台的故事说明,作个引子,再讲那无猫国的奇闻。

  这古寺里的和尚,生来小气,一个独住,并无徒弟,连猫也不养。因此用度极省。积米甚多,一百年也吃不完,无忧无虑,安闲度日。

  有一年,本地闹饥荒,百姓无食,加之冬天冰冻,贫民更觉难过。知道寺内有米,大家去求和尚,借米充饥。和尚一定不肯,驱逐众人出寺。

  和尚既逐了众人,将门关上,自己仍旧饱食暖衣,好不自在。不料来了许多老鼠,一夜工夫,所存之米,均被食尽。

  和尚醒来,听得米问内响,不知何事,连忙开门去看。哪知一出门,便是千千万万的老鼠,衔尾接头,直奔进来,蹲满一屋。

  和尚大惊。急忙之中,想起对岸有座高台,可以暂避,不及收拾,即刻踏冰渡河。众老鼠望见,便也跟过来。和尚上了高台,将门关好,老鼠团团围住,毫无去意。一连几日,和尚不敢出头,竟至饿死。

  此便是鼠台的故事,和尚生在有猫国里,不肯养猫,以致遭此大祸。

  如今再说件故事,却是一个小小童子,有一只猫,为无猫国的国王买去,居然得了重价,真是奇闻。

  乡村里有一童子取名大男,自少父母双亡,衣食不足,十分穷苦。

  大男在乡下住,从来没有上过城。常闻入说,最好不过,莫如京城,三街六市,尽是好看,并铺地之砖,也是金子造成。

  大男听之,信以为真,每想到京城去,只是路程遥远,不能去得。

  一日,大男闻得乡中有人,上京应试。他也不通知人家,竟走到船上,伏在舱里。及至船离了岸,大家方才知道,以为这个孤儿,穷得可怜,如今进京,或是寻他亲戚,做个依靠,所以倒也不怪他。

  船傍了岸,大男听说此地便是京城,心上喜不可言。他一身之外,本无行李,也没有谢过众人,随即上岸。一心要去寻着金砖,拾他几块,带回家中,便算如愿。岂料穿街走巷,寻了一日,但见高高的房屋,隆隆的车马,好不热闹。再看地上,一般是泥上的,并不见有金子,心上好不闷气。

  大男走了一日,不见金子,腹中倒饿了,想着在乡村之时,是靠着赶猪放羊,得些工钱借以买饭,现在如何是好。

  走过一家人家,后门开着,便进去乞食。此家一位老妇,见了大男,并无可怜之意,反骂道:“好好少年,为何不读书,不做工,出来行乞。”

  大男哀告道:“我少无父母,谁肯供给我去念书。至于做工,是我本业,老婆婆如肯雇我,我真快活之极。”

  老妇不理他,说道:“你再不走;我就要把滚汤来浇你。”

  大男于是含着眼泪,只好走出,无处住夜,就在街头露宿。一觉醒来,想到举目无亲,饥寒交迫,不觉泪落如珠。

  正在苦楚,有一富人走过,见他可怜,问知其故。问大男愿否做工。大男忙说愿意。富人即领到家中。派他为灶下之奴。

  大男到了厨房,那晓得管厨房的老妇,就是昨夜骂他之人。大男一见, 又是畏惧,又是惭愧。

  那个老婆婆,当下便对大男道:“我比你年长,你不好,我就打骂得你。”

  大男不敢回答,只好勤谨作事,洗碗挑水,忙个不了,还要受老妇人打骂。主人之女,察知就里,警戒了老妇几回,大男的日子,略微好过些。

  大男还有一层苦处,因为他的卧室,近着厨房。老鼠在厨房里偷饱了饭,跑到大男处来打扰他,不时的咬脚底,抓面孔,好像大男卧室,为它游戏之所。大男身体,为它游戏之物。大男常对人说:“我夜里比日里更难过。”光阴易去,年节已到,他人皆衣裳一新,独大男仍是破衣。主人之女,给他一百文钱,权当压岁。此算大男出世以来,第一次见过整百的钱,伸手接了,再三称谢。

  大男想有了这许多钱,尽想买件新衣。便三脚两步的,走到估衣铺。把钱取出,说道:“快取新衣来。”

  估衣铺人数一数钱,只有一百文,忙说:“此数不能买衣,你还是去寻裁缝,将身上破衣,补个补孔,将就过得新年罢。”

  此时街上,恰好有人高呼卖猫。大男受足了者鼠的难,极想养个猫,百钱不能买衣,终能买猫,见那人手中的猫,生得头圆尾短,甚是可爱。问一问价,只要五十文,大男就买了。

  大男把猫抱回家中,恐管厨房的老妇见了,又要说他多吃了主人之饭。便将猫藏在房里,自己省食喂之。从此老鼠不敢再来,睡得安静,面色便不如从前黄瘦。

  大男主人,有海船数条,常常到外国去做生意。家中奴仆,也买些土货,托船主带去,趁得几倍利息,也有买丝的,也有买茶的,也有买瓷器的。独大男一无所有,主人问他,大男答道:“我只有一只猫,是身外之物,更没有钱,去买别的东西。”

  主人道:“猫亦好卖,不妨带去。”

  大男无奈回到房中,将他亲爱之猫,从破被中抱出。不觉流涕,送到船上,交给船主,见者无不笑他。

  大男自从没有了猫,老鼠又来打扰他。日里做工,夜里还不得好睡,加以当厨子的老妇,待他一天凶似一天,不时取笑他道:“你寄往外国之猫,如果卖去,倒好买一条大杖送我,省得伸手打你,害我手痛。”

  大男在此,日夜难过,想不如逃归,免得受昔。一日天还没亮,悄悄的开门出去,穿过几条巷,心上便觉糊涂,辨不出方向,因此不敢前进,仍回主人家来。

  如今再说主人之船,离了本国,按着指南针,漂洋过海,走了数月,未后到了一国。船主与他做惯买卖,言语自然相通,便叫停船,将货物运到岸上。不消一日,皆已售完。船主一一登账,只有大男之猫,却忘记了。船主留下几件精致之物,送与国王,国王大喜,请船主人宫赴宴。

  到开宴的时候,国王携着王后,招呼船主人席。哪知进得饭厅,满满的羹肴,已被老鼠吃尽,还有些来人洞的老鼠,用其黑溜溜的一双眼睛,看着船主。

  船主见者鼠不怕人,连呼妖怪妖怪,国王叹道:“客人初见,以为妖怪,其实我国老鼠作耗,常常如此。难道贵国没有老鼠?”

  船主听了,想起大男的奇货来,便答道:“敝国也有老鼠,不过一种食鼠之兽,其名曰猫,老鼠见了,就不敢出来。现在臣之船中还带一个,我王 得之,必能伏鼠。”

  国王大喜道:“此话果真,我愿不惜重价买它。”

  船主即时起身,别了国王,上船取猫,国王设席相待。少时,猫已取到,趁老鼠闻着酒肴香味,正是出侗来吃的时候。船主把猫一放,众鼠连忙逃命。

  国王大快,王后尤其欢喜,但疑它是未长足的老虎,有些害怕。船主道:“此猫并不伤人,我后不必害怕。”

  王后将猫放在膝上,果然十分驯服。

  国王将猫留住,把许多金珠,作为猫价,足足值得十多万。

  那猫四足屈伏,坐在王后身上,不消片刻已睡着了。从此这猫,做了王猫,在无猫国里,好不威风。睡的是绸褥,吃的是鲜鱼。宫中自有了它,老鼠就不敢公然出来。国王王后爱得它同宝贝一样。

  船主归国,见过主人,将各人银钱,都交代过,大家一算件件是赚钱的,登时满屋皆是欢声。

  船主又取出金珠一囊,大家见,以为一定是主人的。万想不到是大男之猫所换来,众人看得眼中出火,又是羡慕他,又是妒忌他。独主人见了,只有一味的欢喜,立刻差人到厨房去,请大男来,又吩咐道:“自今以后,不论何人,皆当称他先生,不许直呼他名。”

  此时大男正在厨下挑水,穿的衣服,比初来之时,更破碎了,面也没洗,发也没梳。大家一见,都要好笑。来请他的人,也忍着笑。对他道:“大男先生,你的猫卖了,今主人有请。”

  大男不信。主人亲自过来,大男方勉勉强强,跟在后头,到了客堂。主人设座命坐。大男想此必主人看我不像模样,故戏弄我,带着哭声道:“厨妇令我担水,愿主人放我去做完了,免得受她责罚。”

  主人道:“此等小事,何敢再烦先生,今先生之富,比我还加几倍。”

  说完,取出金珠,排满一桌,并将始未情由告诉大男,大男此时喜得呆了,恐是做梦,定了一定神,便说道:“此是托主人之福,我愿将一半送与主人。”

  主人不肯,大男只得受了。想起买猫的本钱,是主人之女给的。便送她几粒大珠,以为报答,又将好些金子,分给同伴。就是打骂他的老婆婆,也是有的。于是没一个人不感激大男。

  大男得了许多金珠,自然是个大富人,不忍与主人相别,仍在他家里住下。大男却并不恃富而骄,见着主人,仍旧是恭恭敬敬。同着同伴,仍旧是和和气气。天天到学堂念书,不消几年,学问就很好了。

  大男为着金砖,一心走到京城弄得几乎讨饭,幸遇宫人收留,免了冻饿,已是满心知足。不料意外得了这注大财,真可称为奇遇。他在他有钱之后,安心读书,要做个上等之人。这才算受得住富贵了。

  • 上一篇:斗蛐蛐
  • 下一篇:珊瑚礁